王波明:三十多年来的改革一直围绕一个主线:简政放权


30多年来,我们的改革主要集中在一条主线上,那就是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放开企业,放开社会,放开金融,放开国有企业,等等,因为这些改革带来了改革开放的巨大红利。今天,给社会一个简化的行政管理和下放权力,并给每个人松绑,仍然是释放改革红利的一个巨大因素。”11月18日,财讯传媒集团董事长、《财经》杂志总编辑王伯明等在《2016:《财经》年会预测与策略》上如是说。

王伯明说,今天,支撑经济增长和带来积极能量的基本要素已经逐渐消失,我们的社会已经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的劳动力不再廉价,我们的土地也不再廉价。这三个基本因素的消失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只有在深化改革的基础上,才能支持中国完成十三五规划。

以下是演讲稿:

王伯明:早上好,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欢迎参加今天的2016年金融预测和战略。未来永远是历史和现实的延续,我们的经济改革也是如此。三十七年前,中央召开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思想解放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打开了大门。当时,我们有三个基本的有利因素。我们有大量年轻的劳动力,相对来说比较便宜。另外,我们有数亿英亩非常便宜的土地。这三个因素,再加上经济改革开放政策,释放了巨大的经济增长势头,一直持续到今天。这一势头推动中国从一个国内生产总值只有4000亿元左右的贫穷国家发展到今天的60多万亿元。这一成就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引用基辛格的话,他说:“中国的发展已经超越了人类梦想的极限。”

但是今天,过去支持经济增长和带来积极能量的几个基本要素已经逐渐消失。我们的社会已经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的劳动力不再廉价,我们的土地也不再廉价。这三个基本因素的消失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如你所见,37年前是由于基本要素的强力释放和改革开放政策。这三个基本要素的消失只留下深化改革。只有在深化改革的基础上,才能支持中国完成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实现小康社会。没有改革,我们就没有出路。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实施改革措施,增长就不会有任何效果。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了信息,提出了500多项改革措施。可以说,这个想法很清楚。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要全面进行改革,不要让改革思想失去效力。三十多年来,我们的改革主要集中在一条主线上,那就是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放松与企业的联系,放松与社会的联系,放松与金融的联系,放松与国有企业的联系等。因为这些宽松的关系已经导致我们从改革开放中释放出巨大的红利。因此,今天,精简行政机构,将权力下放给社会,解除每个人的束缚,仍然是释放改革红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只有搞好改革,改革和发展才有巨大的前景。

再次感谢您参加年度财务会议。中国国务院每年都非常重视农村问题。农村问题将永远是春节后的第一份文件。今天,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主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主任陈锡文先生给我们做了主旨发言,我们感到非常荣幸。欢迎大家。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