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放言:5年建成“无现金社会”,这靠谱吗?


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速度大大超出了最初的预期。上世纪末,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主流发展方向导致许多网站绕道而行。随着2000年全球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中国的第一批电子商务网站几乎消失了。主要原因是18年前付款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人们很难想象如果他们想去网上购物中心买书。你还需要去邮局填写汇款单,或者去网点少的银行办理具有网上支付功能的银行卡,还需要等待很长的确认期才能通过邮政系统得到你想要的书籍。

然而,互联网带来的使命并没有受到太多阻碍,人类的生活方式已经完全改变。对中国人来说,这种变化会更加明显:早年互联网公司进行的24小时网络生存实验是当年对人类生存的一次重大考验,但现在你呆在室内,不管你是在山西的山沟里,还是在东北的大兴安岭,甚至是在西藏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网上购物会很快把你能买到的任何东西送给你。在这座城市,几乎所有的生活场景都被支付场景所覆盖。即使你在市场上与小商贩讨价还价,最终的付款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结算。你永远不会离开你的家,永远不会担心饥饿。

这种渐变和质变的节点应该是移动支付的出现。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都没有空间、时间和笨拙设备的限制。移动支付平台提供更便捷的支付和结算功能。想象一下,如果没有信用卡和官方组织,移动互联网已经从单一的纯电子商务模式转变为在线和离线产品和服务进化的结合,支付场景已经分裂,从而推动了中国互联网生活的变化。这种颠覆过程实际上是最近在NPC和CPPCC辩论的“无现金社会”的雏形。

争论始于支付宝宣布其在5年内在中国建立一个“无现金社会”的愿景。NPC和CPPCC的许多代表表示支持。然而,持怀疑态度的是玻璃巨头曹王德,他在不久前引发了中国的税负纠纷。他说:中国至少需要100年或200年才能废除现金。他认为“无现金社会”是大势所趋,但如何以及何时才能实现呢?我相信这需要一些时间。货币是主权的象征,在经济运行中起着载体的作用。以运输工具为例,农村地区应该有飞机、火箭、自行车甚至手推车

一个无现金的社会能很快实现吗?中国的机遇是什么?

原因不清楚。要搞清楚“无现金社会”能否实现,我们必须首先了解“无现金社会”是否符合世界潮流。这是中国的一厢情愿吗?中国有这样的条件吗?

宏观视角: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国,像“无现金社会”这样的变化也已经在发达国家普及。据媒体报道,自2016年以来,丹麦政府基本进入了“无现金社会”。丹麦总人口为560万,其中200万人使用移动支付服务。因此,丹麦政府自2016年以来实施了“无纸币政策”。除了医院、药店和邮局,所有零售企业,包括加油站、服装店和餐馆,都取消了收银机,只接受信用卡或手机支付等电子货币服务。甚至教堂也配备了读卡器,这样教堂的成员就可以捐钱了。这一趋势已经开始。

从金融角度来看,货币交易行为本质上是国家信用的体现。因此,衡量国家法定货币价值的一个重要因素与货币发行、黄金储备、国力等密切相关。实现“无现金社会”的基础首先是货币数字化。简而言之,数字现金是国家发行的法定货币的完全数字化,涉及分布式体系结构、密码学、安全芯片、移动支付、可信计算等技术,是“无现金社会”的基础。

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是先进的。如果想推动“无现金社会”,没有国家法定货币分配制度的基本支持显然是不合适的

2017年2月,央行发行数字现金取得新进展:基于区块链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成功测试,央行发行的合法数字现金已在平台上试运行,其数字现金研究所也将正式上市。这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发行数字现金并进行实际应用的中央银行。显然,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机遇已经形成,央行体系已经形成共识,这样的趋势和风口已经到来。

微观角度:

当提到“无现金”社会时,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欧美国家。是的,早在上个世纪,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已经实现了许多“无现金”功能,尤其是信用卡的大规模普及。互联网到来之前,社会消费得到了成功提升,这归功于西方国家社会信用体系的全面建设。相比之下,中国没有经历这一阶段,而是直接进入了网上支付时代。

信用卡不错,但不太适合中国。首先,在中国处理卡片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其根源在于中国信用体系建设的不完善。银行对持卡人有很高的要求。对金融业来说,最大的风险是风险控制。风险控制的根源在于信用体系的完善。原因很简单:在最初的离线消费场景中,银行系统无法完全通过消费行为做出准确的判断,即使在银联的普通数据下也是如此。你分不清一个月现金收入为10万英镑的女人和一个偶尔用信用卡刷低压袋的幸福家庭,以及一个经常用信用卡但买不起奢侈品的低收入上班族。

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基于各种互联网场景、社交场景、购买的商品类型、行为、银行卡流量监控等。类似蚂蚁金融服务的芝麻信用平台,真正是通过综合大数据来判断,而不是简单的通过单个消费账单来判断,通过数据积累和算法升级不断进行风控制,准确性更高。

也就是说,在中国国情下,互联网支付平台已经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走过了信用社会建设的曲线。

那么,在五年内实现“无现金社会”是现实吗?

曹王德担心的是中国的人口结构:中国正在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城市发展差异很大,农业人口占大多数。换句话说,曹王德担心有些人不会使用它或者它不会很好地工作。这种担忧并非没有理由。

然而,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2016年,移动支付用户最多的将是县城,占19.6%。甚至比第二大城市高0.6%。农村地区排名第三,占17.0%。地级市排名第四,占15.8%。直辖市和乡镇地区分别至少为14.5%和14.2%。

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除了北上官、深圳和省会以外,中国还有3000多个城市和乡镇。据统计,互联网移动支付的比例已经超过81.1%,虽然省会和其他大城市的人口和产业密集,只占19%。事实上,由于互联网和服务业的快速发展,移动支付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曹王德的担忧,支付平台的作用不言而喻。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信通技术深度观察报告披露的数据,2016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将达到7.31亿,其中手机用户6.95亿,占95.1%。据估计,2017年中国互联网人口将达到7.6亿,占手机用户的98%。从总体发展趋势来看,中国互联网人口的红利期已经放缓。即便如此,互联网用户数量仍在逐年激增,这也为实现“无现金社会”提供了市场基础。

因此,对于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来说,最大的挑战仍然来自自身,尤其是基于场景的扩展和用户习惯的培养。如果说淘宝在个人电脑时代培养了每个人的在线支付习惯,与分享私家车时代相似,它也培养了每个人的离线移动支付习惯。相应地,基于支付场景和对企业应用的普及,从支付宝宣布其在五年内建设“无现金社会”的愿景开始,它开始推动支付“奖金”的活动,这与补贴私人汽车公司的最初方式相同,而且似乎烧了一些钱。然而,扩大用户数量和用户习惯是一个非常有效的策略,支付宝仍在大量下沉。例如,向商家免费发送二维码标签。这一微妙的动作实际上反映了支付宝夺取终端入口的方式。简单有效,有助于拓展支付场景的开发和推广。

从长远来看,“无现金社会”对中国人民的影响可能只是刚刚开始。事实上,它不仅仅反映在日常消费场景中。以数字现金为基础,以网络信用调查为风控支持,数字现金带来的好处,如传统货币的缺失,不会导致假币。非法交易、逃税和腐败将得到遏制,因为每一笔交易和货币转移都可以追溯到过去,许多高风险行为可以通过大数据加以防范。

“无现金社会”建立在所有数据完成的基础上。例如,医疗领域长期存在“三长一短”的现象,即挂号等候时间长、就医等候时间长、服药等候时间长、医生会诊时间短。给病人带来不便的现状并没有完全改变。虽然在该国的一些地区,公民可以使用手机完成登记、支付、等待、支付和报告程序,但由于支付功能与医疗保险没有联系,被保险患者无法享受触手可及的便利。

像这样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应该完全无现金,让大众少跑一点。从表面上看,这是一种“无现金”交易,大大提高了社会效率。因此,“无现金社会”不仅带来了无现金支付的便利,也改变了社会生活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支付宝关于在五年内建立“无现金社会”的提议不是空谈,只有这样,拥有真实大数据的互联网公司才能实现数据、技术和风力控制能力。当前时间窗口已打开。对于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来说,五年目标已经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从时间表上看,为了公众的利益实现“无现金社会”是可能和可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