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内江市市中区:探索农村土地承包权退出“三换”模式


四川省内江市中心区自被批准承担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试点任务以来,精心设计并实施了该规划,扎实有序地推进了改革,探索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三对三”模式,即“现金换股、股份换保障”,为解决农村土地废弃、农业转型困难、户籍城市化滞后等问题提供了路径借鉴和经验。

主要措施

制定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补偿周转基金管理办法》 《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换保障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等一系列规范性文件,从制度设计上解决了“谁能退款、钱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土地如何使用”的问题。我们将采用“村民自治和自我协商”的方法来制定补偿价格。为保障返乡村民的权益,特制定退出程序。对于离开农村的人和失去工作能力的穷人,例如在城市定居或外出工作的人,分别提供不同的自愿和有偿返回路线。一是从承包土地上提取现金。也就是说,自愿退出承包土地的村民将获得一次性现金补偿。龙门镇龙门村探索了两种方式:永久收回土地承包经营权和长期收回(第二轮土地承包期间收回)。对于永久退出,按照30年内土地流转价格的两倍,对在城镇定居、有稳定就业、固定住房、社会保险、不以土地为基本生活条件的人员,给予一次性补偿3万元/亩。对于长期退出,按照每亩每年850元的标准,在两轮土地承包剩余14年的基础上,一次性补偿元。2015年,该村将长期从一户家庭中永久收回5.38亩,从52户家庭中永久收回55亩。二是退出股份承包土地。也就是说,村民自愿退出承包土地,成为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股东,返乡村民将享受年息。试点在永安镇大庄村和七里冲村进行。征地补偿按“土地出让价格×拆迁期限”计算。补偿转化为农民在集体经济组织中的份额,每年实行土地出让收入保证分红和集体资产收入二次分红。2016年,这两个村庄收回了251户家庭和356亩土地。第三是从承包土地上撤出以保证安全。从试点项目中取消土地承包经营权与帮助人们摆脱贫困密切相关。按照“严格条件、全户退出、一份固定保险、两种保障”的理念,建立了养老保障退休和困难群众档案卡养老两种制度。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应当根据原土地承包关系,为因病、残疾、年老丧失劳动能力的贫困家庭,自愿、永久退出全部承包土地,参加养老保险,确定参保人员和补偿标准。被保险人退出土地将获得每人2万元的补偿,用于参加养老保险。区政府将给每个参保个人账户5000元。对多次收回的承包土地,集体经济组织按每股1万元的标准给予农民一次性现金补偿。年满60岁的被保险人将获得每月180元的养老金,直至其一生。60岁以下者可申请每月救助基金,用于返地换保险,100元,直至年满60岁。2016年,永安镇夏媛村的12户家庭从38亩土地上撤离。

工作原理

在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市区坚持“公有制不可改变、农民利益不可损害、土地性质不可改变”的三条底线,坚持“五项原则”,确保改革的有效性。第一,坚持农民自愿参与的原则。根据农民自愿、自主、自主决策的基本思路,按照农民申请、村民小组审核、村民委员会审核、乡镇审批、区农林局备案的程序,组织实施村民自愿申请、所有权明确、家庭成员一致的基本条件。第二,坚持风险控制原则。基本要求是确保返乡村民的生计,不要因生活困难造成社会风险。在“现金交换”和“股份交换”的退出模式中,主要前提是返乡村民不依赖农业收入,有稳定的生活来源。退出后,他们还可以分别获得现金收入和分红收入。在“变保障”的退出模式下,不仅要保证返乡农民的收入高于贫困线,而且要更有效地保障返乡村民的生计,确保返乡农民不再陷入贫困。第三,坚持维护权益的原则。确保返乡农民的收入明显高于农业或其他形式土地转让的收入。提取现金时,龙门村的补偿标准为1000元/亩,是该村500元流通价格的两倍。在退股中,七里冲和大庄村的每户预计将获得每年约1700元的保底股息,比这两个村的土地流转收入高出600多元。在退出保障措施中,夏媛村已退出土地的农民每人每年至少可领取2160元的“养老金”,是该村普通土地流转收入的3倍。同时,这三种退出模式都保留了农民集体经济收入分配的权利,保护了村民的财产权益。第四,坚持土地利用原则。将产业进入作为退地的必要条件,确保退地得到有效合理的利用。龙门村将收回的承包土地将由村集体经济组织进口给业主,用于发展青椒种植。七里冲村和大庄村将土地归还给农业发展公司,集中整理后建设“川南草原”农业旅游休闲项目。根据夏媛村联合区产业发展规划,收回的土地将由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统一开发朱磊产业。第五,坚持封闭运行的原则。所有试点项目都是在特定的村庄和社区开展的。改革谨慎而稳步地进行着。他们在取得成果和总结经验后逐渐被推到一边。避免了仓促行动带来的风险,保证了经济和社会的平稳有序运行。

主要成就

土地承包经营权从“三个交换”模式中退出,探索了不同的土地退出途径,创新了土地补偿方式。它不仅为解决城市农民的“双占”问题积累了经验,而且在提高土地利用效率、增加农民收入方面也取得了明显成效。一是更好地解决不同群体的担忧。通过各种补偿方式,农民从承包土地中受益的权利得到保障。通过“现金交换”和“股份交换”,定居城市和工作、经商的人可以在城镇生活和工作,促进他们有效融入城镇,促进新型城镇化发展。通过"安全交换",有特殊困难的农村群体在失去工作能力时可以有安全感,从而在养老和土地使用方面实现穷人的"双赢"。二是更好地解决土地资源优化配置问题。通过资源的重新组合和配置,为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奠定了基础。目前,通过"三个交流"模式从市区收回的土地得到了有效利用,生态农业、农业旅游和休闲等具有不同特点的新型形式不断涌现。三是更好地解决集体经济发展中的资源分散问题。通过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三个交流”模式,农村资源,特别是土地资源得到了有效整合,为在农村集体经济资源不足、乏力的情况下,促进农业集约化、规模化发展和加强集体经济奠定了基础。四是更好地解决土地流转中的各种纠纷。通过土地承包权归村集体统一管理,有效避免了少数村民因契约精神薄弱、信用意识不足而引发的土地流转纠纷等问题。同时,支持促进产权转让、农村金融、供销服务体系等相关改革,激发了各类市场主体对促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信心,加快了丘陵地区现代农业的发展。五是更好地解决土地补偿来源问题。现阶段,在农村集体经济相对薄弱的情况下,政府通过确立土地承包权、提取补偿周转金、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借款并在发展过程中逐步偿还,缓解了集体经济组织的初始还款压力。与此同时,支持集体经济发展和增长的配套措施已经到位,进一步增强了集体经济长期发展的能力和后劲。

农村改革试验区办公室投稿

责任编辑:刘晶

是不是不会挂糊技巧,老师傅手把手教你,简单几步实用技巧,炸出外酥里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