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品先:科学,不该是皱着眉头的事情


80岁的王咸频为本科生开设了一个新班级。这幅画是什么?在名为“科学、文化和海洋”的第一堂公共选修课开始之前,记者采访了他。虽然他问了一些标准问题,但他得到了不同的答案。

记者:很多人都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重视这门课,不仅推荐这门课,还写信“宣传”这门课?

王咸频:事实上,前年我就开始为本科生计划这门课了。说到科学文化和我熟悉的海洋,我主要希望能在年轻人的心中和大学校园里激发更多的科学文化交流氛围。说实话,现在我们太缺乏这种气息了。例如,在德国,科普出版物和科普活动的出版是社会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普通人听讲座,给市民做科普报告的科学家经常受到热烈欢迎。不仅如此,科普出版物的水平也很高。对一些出版物中最先进研究的分析和解释对我也有很大帮助。然而,与中国相比,这样活跃的科普活动很少见到。一些科普出版物中的陈述往往非常陈旧,甚至被抄袭。一篇文章是错的,其他的都是错的。另一方面,科学家的研究生活离公众太远,两者似乎无关。

我们现在说,要建设一个创新型国家,整个社会应该有一个非常积极的创新和交流氛围。无论是科普、科学家与公众的交流,还是科学文化的推广,都是一个重要的积极因素。在这方面,学校教育是首要责任。如果科学和文化不能在校园里推广,在路上就更不可能了。

记者:你刚才强调的“科学”和“文化”也是这门课的关键词。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理解这两个词的吗?

王咸频:社会生活和科学研究之间似乎有差距。我希望我能尽力建造一座桥。

近年来,我国在科学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然而,我们现在对科学的描述太严肃了,板着脸,表情非常紧张。当学生谈论科学时,他们是考试;当教授谈论科学时,他们是论文。事实上,科学不应该被禁止。科学很有趣,是文化的一部分,就像唱歌和跳舞一样。我总觉得科学有两种驱动力,一种是有用的,另一种是有趣的。我们对此谈得太少了。真正的原创往往很有趣。

我认为我们应该促进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融合,帮助我们全面理解科学。我们应该加强科学普及,让最强的科学家进行科学普及,告诉孩子们有趣的科学,解决文化和科学创新的障碍。所有这些都将有助于我们从文化的角度看待科学。

在这节课上,我有一个关于人类和海洋的特别讲座,从文化的角度,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海洋文明的异同,以及语言的问题。我们应该知道语言是文化和科学的载体。我相信以此为起点会很有趣。最后,在这节课中,我将邀请两位神秘的客人一起上课。

记者:第一堂课马上就要到了。你紧张吗?你能透露第一堂课的备课时间吗?

王咸频:事实上,我已经上课这么多年了,每次上课前我都很紧张。这是我一生中养成的习惯。我教研究生。人不多,我也紧张备课。事实上,在我看来,这门课比地球科学的专业课更难,因为它是针对不同专业的学生。我已经为如何说得好和让学生听做了很多准备。PPT(演示)也是新的,就像以前的每门课程一样,我从来不用以前的课件重复它。

至于备课的时间,恐怕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这个想法是随时随地的。我骑自行车的时候会考虑的,哈哈哈。

事实上,在一个班里,不可能所有的学生都有所收获。也许有些学生会打瞌睡。但是我认为,只要有人能听,这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