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都在“复兴”的港片,这回终于复兴了?


今年暑假最大的惊喜是,除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突然出现,《扫毒2》的票房已经超过10亿元。

《扫毒2》的票房在一个月内达到了12.93亿,远远超出了公众的预期。可以说,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前,是《扫毒2》支撑了暑期学校的一半。“香港电影救援”一度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

这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早在去年国庆节,《无双》就以极高的口碑横扫12.73亿票房,逆转了《李茶的姑妈》和《影》的有利时机。今年4月,《反贪风暴4》也获得了7.95亿的票房收入,为传统宁静的清明节带来了自己的努力。

可以看出,从《无双》到《反贪风暴4》,现在到《扫毒2》,近年来香港电影的崛起趋势越来越明显。在即将到来的七夕节,另一部由张家辉和古天乐主演的香港电影《使徒行者2:谍影行动》(以下简称《使徒行者2》)即将上映。

作为一部改编自香港电视剧《叶问》的电影,《使徒行者》是三年前票房6.05亿的黑马。三年后,它会再次来袭。它能达到新的票房新高吗?在《哪吒》的猛烈攻击下,《使徒行者2》面临的压力不小。

但在上映前夕,《娱乐资本》(ID: Yulezibenlun)与电影制片人刘伟强和导演温魏宏聊了聊,发现电影延续了第一部电影的“兄弟之爱”主题,在内容和制作上有了新的突破。这部作品充分体现了香港电影的风格。高度成熟的制作模式,适应时代发展,精准持久的观众群,使得新港电影在内地市场的表现越来越稳定,令人惊讶的黑马作品时有出现。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兄弟之爱”

作为流行知识产权的续集,《使徒行者2》讲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对童年的兄弟意外分居,在因犯罪而相遇30年后,两人一直在不同的阵营里。随着犯罪调查的深入,一个隐藏在幕后多年的恐怖组织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通过电影《不同道路的重聚》(Reunion by Different Paths)的口号,不难猜测,虽然兄弟俩在不同的阵营,兄弟会依然存在。警匪,卧底,兄弟爱情.尽管这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但《使徒行者2》保留了这一知识产权的三个核心要素。这也是香港电影一直以来的印象。

“我们想拍摄的是一个观众没有看过的故事,而不是一个自我约束,这使得故事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作为知识产权的创造者,“使徒”,温魏宏解释了开启一个新故事的原因。五年前,当他制作电视连续剧《使徒行者》版时,他想到了许多模式更大的故事,但由于预算不足,很难在电视屏幕上实现。在《使徒行者》系列电影开始后,这些没有拍摄的故事终于开始上演。

这次《使徒行者2》的核心情节来自温魏宏的想法。你如何填写故事框架?“回首往事”是温魏宏经常对编剧说的话。关皓月,《使徒行者2》的编剧,也是《使徒行者》和《使徒行者》的编剧。每当创作出现瓶颈时,温魏宏都会“回顾”:开始时,主题的哪一部分最吸引你?你创作的第一个意图是什么?

“悬念和大脑燃烧”是使徒系列的一个主要特点。温魏宏从小就喜欢看推理小说,他热衷于在剧本中设计连续的按钮,并构建一个具有层层倒置的燃烧大脑的情节。那一年,香港电视剧《使徒行者》在全国流行起来,因为在故事开始时,一个悬念被抛了出来:有五名卧底特工下落不明。观众沉迷于猜测卧底的游戏。

《使徒行者2》也有“猜测内鬼”的情节。"在确定脚本时,我们将进行非常仔细的计算."温魏宏说。在前几分钟设置一个反转,让观众在前几分钟放松。这一系列的故事都经过了仔细的计算和测试。

但与以前不同,这次《使徒行者2》并没有关注制造业逆转。与之前的作品相比,它没有太多悬念和烧脑情节,而是聚焦于兄弟会。毕竟,好作品的核心在于唤起观众的情感记忆和共鸣。“警匪”和“卧底”

如果《使徒行者》的核心在于呈现身份焦虑,而主人公被士兵和小偷的双重身份所迷惑和纠缠,那么《使徒行者》的焦点就在于情感焦虑。主角不再面临《使徒行者2》型身份危机,而是《无间道》型情感危机。当兄弟因善与恶而对立时,他们是如何面对彼此的?这两兄弟不可预知的命运比猜测秘密特工更令人担忧。

与许多香港导演相比,温魏宏是一个怀念旧世界的人。他记得有一次和幕后工作人员共进晚餐时,一个朋友说,现在是几岁了,绝对不可能拍一部江湖友谊的电影。这一观点得到了在场许多人的赞同。温魏宏当时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很不服气。谁说给兄弟拍照已经过时了?这是《英雄本色》系列。

许多人一定还记得电影《使徒行者》中的经典台词,“做兄弟,在你心里。”电影结束时,张家辉的兰伯温为了救古天乐的邵至郎和歹徒一起死去,并不在乎邵至郎以前背叛过他。

《使徒行者》,“兄弟之爱”的主题进一步深化。从目前的预告片来看,在张家辉、古天乐和吴镇宇之间,既有经典的枪战镜头,也有并肩作战的镜头。这些照片让人们不得不回忆起像《使徒行者2》 《英雄本色》这样的经典香港电影。

回归香港电影的经典主题,向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致敬,是近年新港电影内容的一大趋势。从讲述黑帮老大崛起历史的《纵横四海》年到周润发用两支枪打仗的《追龙》年,再到兄弟互不相识的《无双》年,“善恶对立,两个男人并肩”的经典故事仍然有市场。

但在保持香港原有品味的基础上,创作者做了一些小的创新。这一次,《扫毒2》加入了特工和间谍战等新元素,将香港的警匪故事扩展为全球反恐故事。“这次的故事模式更大。并非所有香港电影都在地下世界。”《使徒行者2》的制片人刘伟强说。在他看来,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兄弟情谊。黑帮时代已经过去,只有更加城市化和国际化的故事才能符合当今社会。

去缅甸和西班牙拍摄,香港电影国际化

国际化,这首先反映在故事背景的变化上。《使徒行者》的故事发生在香港,但随着案件的发展,缅甸和西班牙也卷入其中。这是国内制作团队第一次在缅甸拍摄照片,也是西班牙奔牛节第一次出现在电影中。

"事实上,我们不确定何时联系了缅甸."温魏宏说。摄制组联系了缅甸政府和旅游局,向他们展示了拍摄电影《使徒行者2》时在巴西拍摄的镜头。缅甸也很好奇为什么这部电影在缅甸的一条主要道路上如此之大。

最后,考虑到剧组的诚意和这部电影对当地旅游业的推动作用,缅甸与剧组达成了合作。温魏宏仍然记得,当他第一次去缅甸开会时,十几个政府部门,包括警察和军队,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讨论如何拍摄惊险的场景,如汽车追逐和主干道上的爆炸。这是缅甸首次向外国电影团队开放,当地政府对此非常重视。

最后,在缅甸苏里塔对面的一条主干道上,机组人员拍摄了几个重要场景,如枪战、爆炸、飞车,甚至派出直升机。拍摄前,动作导演钱嘉乐在大地图上排练了一个汽车模型。拍摄正式开始时,为了确保真实效果,摄制组决定用一辆真正的汽车拍摄碰撞现场。用古天乐的话来说,那是“让我感到被压成碎片的感觉”。

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刘伟强有时会来参观,坐在后面,偶尔提出一些建议。“香港电影一直都非常擅长动作片,但是动作片需要和温剧交流。”他拍摄了《使徒行者》系列,并有多年的经验。他从不干涉文本指南的细节,但他经常给出总体方向的建议。

电影《无间道》的制片人是王静。老一辈

这种坚持创造了《使徒行者》: 西班牙奔牛节的著名场景。在《使徒行者2》年底,有一个多党混战飞行汽车部分。如何捕捉这种混乱状态?早在筹备阶段,温魏宏就针对西班牙奔牛节,“节日的热闹紧张气氛特别适合呈现这种疯狂的状态。”

但是当我联系当地的西班牙制作团队时,他们被告知在过去的电影中从来没有真正的奔牛节。每个人拍下外部场景,然后用绿色屏幕合成它们。然而,温魏宏仍然坚持真正的拍摄。在拍摄过程中,工作人员雇佣了一些专业的牛训练员来控制现场的牛。在西班牙拍摄部分,摄制组为7月和8月做了准备,拍摄了20多天,最后从大量拍摄材料中找到了一个可用的镜头,并组合成公牛部分的完整运行。

实际上,有超过《使徒行者2》个。国际化也是近年来香港电影发展的一大趋势。《使徒行者2》的故事涉及加拿大、泰国和其他地方。《无双》也去菲律宾拍照了。与内地相比,香港的制作过程更接近好莱坞。多年来,香港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制作体系,在海外拍摄方面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经验。工业体系的成熟和内地资本的注入,使香港电影越来越不满足于讲述香港本身的故事和放眼海外。

质量和市场变得越来越稳定。香港电影在大陆正在复兴。

成熟的工业体系带来越来越多的标准化产品。大多数香港电影的质量都超过及格分数。令人惊讶的作品时有出现,比如去年的《扫毒2》。在许多观众看来,买一张电影票是值得的,因为张家辉和古天乐的面孔很熟悉,场面惊险,经典的主题是“善恶对峙”和“博爱”。“香港电影”的基本场景仍在广东和广西。据猫眼专业版报道,广州对香港电影的贡献最大,如《无双》 《扫毒2》,东莞也做出了很大贡献。当市场疲软且同期没有竞争对手时,香港电影的优势更加明显。没有电影可以同时看。香港电影至少是一个无误的选择。

《反贪风暴4》比《扫毒2》面临更多挑战。虽然这部电影是在7月7日上映的,但这是同一时期唯一的一部大电影,但是在视觉电影《使徒行者2》的攻击下,早期有一些压力。然而,如果《哪吒》的质量足以抵挡这股浪潮,这部电影将在8月底《使徒行者2》到来之前有更多的票房增长空间。

香港导演正试图融入内地市场。这部电影的制片人刘伟强也是《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的制片人。他自己的《烈火英雄》也将在国庆节档案中展示。像许多香港导演一样,他在来到大陆后也开始制作主题电影,比如2017年的《中国机长》。谈到内地市场,他直言不讳地说,“观众现在要求很高。”他还不断学习如何更好地把握内地市场,将香港电影的特点与内地观众的审美相结合。

作为一个在TVB体制下长大的导演,温魏宏拍摄了无数的港剧,而且离观众更近。他非常清楚内地观众想看的是香港。《建军大业》年,飞鸽、张家辉两枪,以及吴镇宇大师和他的两个弟子之间的关系,都很容易让人想起黄金时代的香港电影。

北上的香港电影导演逐渐分成两条路。老一辈的成熟导演逐渐走上监制之路,希望传承几十年积累的香港电影拍摄经验。在这些老兵的帮助下,一些潜在的新导演去拍主题电影,而其他人则负责在经典的香港电影中再现旧世界。无论是热情还是怀旧,投资者都想非常清楚地知道内地观众想看什么。

香港黑帮电影越来越稳定。典型的故事、成熟的工业体系、稳定的观众群,以及古天乐、张家辉等地的轮换,香港人终于找到了一条保留香港特色、吸引内地观众的中间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