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开幕 艺术点燃了一座城市的热情


2019第七届艺术长沙开幕式

自2007年北京开出“艺术长沙”专列至今已有12年。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宣传和艺术明星的“红地毯”,高调活泼的长沙艺术从一开始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首届开幕式在湖南省博物馆举行。仪式结束后,五位参展艺术家在博物馆门口的台阶上留下了一幅大图:方力军坐在中间,李进、李明路、毛焰和王银相互分开。其中有四个被绿色植物包围的人物“艺术长沙”。在过去的12年里,长沙艺术中心已经改变了好几次。湖南省博物馆经过改建和扩建后呈现出新的面貌,长沙博物馆和湖南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也是如此。“体验与策略2019长沙第七艺术”于2019年12月7日在湖南博物馆一楼大厅开幕。今年的长沙艺术展将把已经举办系列展览的博物馆连接起来。从湖南省博物馆到长沙市博物馆,再到湖南省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一条长长的展览线将沿着湘江从南向北开放。

湖南博物馆馆长段晓明曾称自己的孩子为“艺术长沙”。前三届“长沙艺术”都在湖南省博物馆举行。作为一个主流的公共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在展览体验、场地和展览成本方面的支持是毋庸置疑的。2012年,湖南省博物馆开始了为期五年的博物馆改造。2013年,长沙美术馆的主馆被转移到当时的长沙博物馆。接下来的两场分别在新谭国斌当代艺术馆和长沙美术馆举行,长沙美术馆现为党史博物馆。他说:“博物馆不再只是‘收集历史’,而是增加连接现实世界和未来世界的价值趋势。因此,举办当代艺术展本质上是对博物馆功能、工作边界及其与当代社会关系的探索。”

除了展览线的长度之外,参加展览的艺术家人数也是长沙历届艺术中最多的。

2019年第七届“长沙艺术”评选出罗中立、段建伟、杨茂元、梁魏源、何安、李进、刘庆和、武术、王买、付瑶等10位有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这些艺术家的年龄和他们作品的创作时间跨度都很长。最早的是20世纪80年代初在罗中立创作的当地写实绘画《父亲》和《春蚕》。最新的作品是各种艺术家为“长沙艺术”特别创作的作品。这些艺术家活跃在不同的领域,这些展出的作品不仅具有艺术家强烈的个人象征或图形语言特征,而且在创作理念、材料、方法和表现形式上也有很大差异。如何将这三个展区与内部逻辑联系起来,甚至给它们一个相对完整的外部表达和统一的“标题”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识别二维码视图: 【专题】2019第七届长沙艺术

策展人和参展艺术家从左到右拍照

舒柯文、梁魏源、王买、吴洪亮、罗中立、李进、刘庆和、武术、杨茂元、付瑶、何安

这体现了策展人的价值。长沙这门艺术明确提出了策展人的概念。每个展区和展区中的每个单独展览都有一个明确的主题。

陈徐良,湖南博物馆副馆长,是长沙这一艺术的总馆长。他选择了长沙这一艺术的主题为“经验与策略”:“从长沙这一艺术的众多参与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艺术家的创作普遍转向对直接、个人、历史和地方经验的高度关注和深入挖掘。许多作品都有真实、生动、鲜明的个性表达,也反映了东方民族的文化背景。着名策展人舒柯文、路宏和吴洪亮也为各自的展区提出了“体验的位置”、“乡镇边界在哪里”和“三个小的”的主题。这是策展人和艺术家充分理解和深入讨论的结果。参赛艺术家刘庆和对一开始的主题“再见”并不特别满意

作为首席策展人,陈徐良有机会通过与参展艺术家和策展人的讨论和交流,以及深入艺术家的工作室,观察和感受他们在展览区的辛勤努力。“我似乎在这10位艺术家鲜明的个性中看到了一些共性,在艺术家各自“通向隐居之路”的背后,也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新趋势。”陈徐良试图用“经验和策略”这个词来概括这种个人感受,这也成为了“艺术长沙”的主题。

从展出的众多作品来看,陈徐良认为艺术家的创作普遍转向对直接、个人、历史和地方经验的高度关注和深入探索。许多作品都有真实、生动、鲜明的个性表达,也反映了东方民族的文化背景。

艺术家罗中立(中心)多次受邀参加长沙艺术展,地点为

罗中立《春蚕》 original

罗中立。这次旅行最终带来了他的杰作《春蚕》原画,在展览现场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谈到对长沙的印象,罗中立高度赞扬:“作为一个每两年举办一次的展览品牌,长沙的学术和艺术品质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加上湖南卫视等湖南地方广播电视媒体的推广,长沙一直做得很好,打造了以长沙为中心的展示平台,得到了全国各地艺术家的高度认可。每个项目都有自己的特点。长沙艺术的性格非常独特,与其创始人谭国斌先生关系密切。我相信这个角色会继续下去。”

长沙博物馆展览馆长路宏(左一)和艺术家李进(左三)在“展览场地”的展览场地

李进“厌倦了”这是李进第二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参加长沙艺术展,也是迄今为止第一位参加第二届展览的艺术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看到旗帜飘扬在大型购物中心和公交车站都展示了宣传标语,每个参展艺术家的头像都被制作成了全市的线条图和标志。后来,许多人在展厅认出了我。场景非常生动。”相比之下,李进说,长沙的艺术已经逐渐从以前单纯的激情中沉淀出来。与第一次没有经验和展览相对简单相比,长沙艺术现在在组织、宣传和展览方面有了很多经验。

“这么多年来,长沙艺术一直在变化,我也是。”李进感慨道,这次展出了李进为长沙艺术创作的长篇作品和早班系列。

李进的作品经常热情地表达所谓的“吃与色的性别”,并以“食物”来爱“色”。在那些看似溢出画面的肥肉和蔬菜的帮助下,人们感受到他对原始欲望和世俗生活的热情拥抱,一个真正的具有生理属性的“我”出现了。馆长吴洪亮在谈到李金的作品时,认为李金坛从精神和哲学“我”的放逐中获得的自由尤为珍贵,在呈现自我真实的身体感知体验时可以更直接地打动人。同时,引入一个新的创作环境也是本次展览作品选择的重点,在这个新的创作环境中,李进对笔墨的追求近年来得到了更新,他的感受得到了直接表达。

刘庆和“再见”网站

刘庆和本次展览“再见”被视为2014年刘庆和“白话”系列的延伸。作为当代水墨画的代表人物之一,除了他的水墨画作品外,与他的绘画作品密切相关的八件雕塑作品将首次公开展出。

刘庆和想强调时间。回见。回见。"对我来说,‘回头见’其实就是见,所以假装遇到."现在看来,这个“再见”和我以前的“口语”一样。这实际上是一种回顾的关系。我想说的是时间。我一直觉得一切都比时间重要。无论展览的主题是“再见”,还是“口语”的延续,在刘庆和只不过是对时间的反思。他想展示和表达

吴洪亮认为,对刘庆和来说,时代的纹身已经渗透到他的皮肤里,甚至刻在他的骨头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红灯记》、《红宝书》、《红领巾》、《红色女兵》,或者他身边的父母、兄弟姐妹、他迷恋的漂亮班长,当然还有他的妻子和女儿,还有那些熟悉和陌生的城市和人……刘庆和的“角色”都“很小”,但在很小的程度上,他试图用这个来戳进那些共同的时代记忆, 伤害你最麻木的神经或麻木的最大希望近年来,刘庆和的创作也开始对当前的社会问题有了更具讽刺意味的逻辑,并试图揭示那些我们想回避但无法回避的问题。 他正在用画笔记录历史的进程,并预设未来留下的痕迹的价值。

武术“相处”展览场地

在1500多平方米的展厅里,武术带来了100多件作品,记录了他十多年的“旅行”过程,包括巴黎、德国、布拉格、东京、敦煌.在吴洪亮看来,“他画了这些地方,它们必须以一种生活状态融入当地的日常生活。他日以继夜地生活在一起,直到他消化和吸收了一些他的感觉,然后那些图像就可以从笔里长出来。”当然武术也说:“这不是我的回顾展,而是馆长从他的角度梳理了我的创作,我觉得非常有趣。”

与刘庆和和李进共同展出的武术说:“作为同代艺术家,我们面临的问题和我们认为的问题都是一样的。但因为每个人对事物都有自己的观点,最终的外观是不同的。”这应该是所谓的“和平与差异”。

吴洪亮认为武术的创作方法非常个人化。他会花很长时间关注创作对象的原始属性和特征。在创作阶段,他会相应地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甚至要求自己融入一些创作预设。武术是一个活了很长时间的旁观者。他不融入表达的对象,但他关心什么样的环境、氛围和心情适合什么样的创作,并且非常重视在画面中此时此地传达他的感受。无论是更主观的水墨画还是更客观的油画,武术都拒绝受创作手段的束缚。他想要的是创造的自由和我意识和思想的合理而顺利的发展。

梁魏源“一件事”展区

梁魏源个人展“一件事”在湖南省博物馆一楼展厅展出,展出了80多件她新老熟的作品。展览的主题“一件事”,取自梁魏源的个人签名:这个身体是天地之间的东西,不应该被视为自己的。它表达了梁魏源对媒体物质本质的关注。

在谈到展览主题时,梁魏源告诉雅昌艺术网:“我的技术和知识总是与材料紧密相连,这是一个微妙的领域。当你对这些材料有足够的尊重时,你可以打开许多可能性。人们的手可以帮助你睁开眼睛,促进理解。绘画的研究不能停留在概念和图像学的层面,这是对绘画的狭义工具性理解。然而,我觉得当代中国的绘画学术研究只是缺乏语言工作。”

梁魏源用展厅的三面墙来完成展览,即旧作品、新作品和练习:《旧作品墙》有许多手稿和大量早期代表性作品,展示了她最初的探索和塑造过程。“新墙上”是她目前正在进行的两个线索的实验和最新进展。“练习墙”上展示了梁魏源人物、植物和油画肖像的水彩画。除了她标志性的花卉主题,这些都是她从未展出过的作品。

[2019艺术长沙艺术家系列访谈]二维代码视图的识别

艺术长沙,由于艺术界明星艺术家和伟大艺术家的到来,一直备受关注。他们的到来给长沙带来了什么?

这是程新东第五次来长沙参加长沙艺术展:“我只能回长沙两次。”程新东说,每次他来,他都会有一种期待。他总是对参与其中感到兴奋,并且总是不愿意离开。“艺术长沙现在变得越来越专业,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来自政府部门、艺术机构和专业团体,甚至公众。它现在已经成为长沙的文化名片。各种艺术形式正在改变这座城市的品质和气质。长沙是一座有1000多年历史和文化的城市。它悠久的文化遗产也为展出的当代艺术提供了非常有趣的背景。”

参与的艺术家刘庆和也带来了他的10多名学生。作为长沙艺术的外围展,他们的作品在长沙师范大学美术设计学院美术馆展出,这是今年水都河艺术节的三大展览之一。在刘庆和看来,这些年轻艺术家是在学校传统教育和培训下成长起来的大师。同时,他们也是对传统有深刻理解并能理解自己的人。他们的直觉很简单:“但是学校只是一个教室,他们真的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这次展览为他们提供了展示、交流和学习的好机会。”

中央美术学院水墨实验艺术展现场

艺术长沙不仅点燃了参展艺术家的热情,也点燃了长沙这座城市。

除了三个展区的主展区外,美伦美术馆还举办了“姬扁:陈夏树废园:尹秀珍”的两个平行展区。现场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名艺术家,一系列精彩的周边展览也同时开幕。开幕前一周,长沙的艺术空间先后举办了10多个展览和团体展览。几乎每个参与者每天都加班。

[“国际边界:陈夏树废园:尹秀珍”两幕开场]见

[2019年第七届长沙周边艺术展一览表]见

所有长沙展览正在进行中《多少空间》的创始人沈梦龙在深夜展示了一个布局场景。作为第二届空间展,本次展览是艺术家马兵的个人展,他在上海不同空间的展览同时进行。沈梦龙说:“我仍然专注于创作。除了艺术画廊、博物馆和美术馆之外,创造这个空间的目的也是为了有一个更自由的展示。我认为长沙近年来变得越来越富裕了。”

多少空间展览场地

经过半个月的通宵奋战,唐楠楠个人画展于7日晚上8点准时在千千美术馆开幕,欢迎许多直接来自长沙的客人。前美术馆张丹丹说:“开幕式后的第二天,我去长沙看了一年的展览。展厅里几乎没有人。只有展厅前的麻将桌被砸死才可以与开幕式的兴奋相提并论。当时,长沙的展览几乎充满了艺术界熟悉的面孔。如今,经过近12年的积累,长沙艺术逐渐将同一城市的艺术机构或艺术空间联系起来,并逐渐被陌生的面孔所看到。”

唐楠楠在千千美术馆

月湖时代当代艺术中心的开幕式上,导演何鹏策划并推出了一系列展览活动,包括“湖畔艺术野餐”、俞涛的个人展览“知识改变命运”、陈思伟的K-WORK 《无边》个人摄影展、刘马静的平面展览“一小时一小时”。在他看来,艺术长沙让长沙意识到了当代艺术概念的存在:“艺术长沙意义重大,这是毋庸置疑的。它为长沙的文化名片增添了重要内容,也为世界对长沙的了解增添了艺术属性,长沙在某些群体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让长沙人了解当代艺术的概念,很多年轻人都参与其中并受到影响。它的变化实际上反映了市场和外部环境的变化。”

湖畔艺术野餐会

政府的参与和支持在长沙的发展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谭国斌一直期待着政府最终接管长沙艺术:“没有政府部门的干预,当代艺术的影响和传播将只限于民间手段。”2019年10月底,财政部正式发布了三项关于2020年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文化馆、科技中心免费开放补贴预算的通知。这三份通知涉及金额近55亿元。其中,2020年博物馆纪念馆将逐步免费开放,总补贴预算为3.0245亿元,江苏省领先,为2.4227亿元,湖南省位居第二,为1.9494亿元。

艺术长沙正进入第二个十年。这座城市似乎正随着“艺术长沙”而成长。它拥有越来越完善的展览体系、越来越标准的展览场地、越来越专业的普通观众和越来越丰富的文化土壤。它也成为了一个标签,一个特征,甚至是对这座城市的描述,就像古根海姆博物馆一样,它曾经是创始人谭国斌设想的。

“艺术头条”艺术编号,回搜狐查看更多信息,查看更多

韩国三级电影网站 免费韩国成人影片 韩国三级片大全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