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永济:七旬老人摆摊卖针头线脑,称攒钱帮孙子娶媳妇


DSC_6202-2.jpg

山西省南部永济市的一个集市,每月农历369号举行。交易会的高峰时间是下午4: 00。虽然已经是冬季,但当它进入第十二个月时,有一种新年的气氛。集市拥挤而熙熙攘攘。在集市的一个角落,一位穿着旧棉袄的老人正在耐心地向顾客解释。

DSC_6203-2.jpg

老人的名字叫柴小根。他今年78岁了。他住在八英里外的一个村子里。他骑电动自行车来的。他向两位顾客介绍了“老黄历”,这是农村人的最爱。农村的风俗,以及他家里发生的各种事情。他喜欢翻看旧黄历来看好运。在选择日子时,农村市场仍然需要旧黄历。

DSC_6205-2.jpg

除了古老的黄历外,台湾历法也很受农村老人的欢迎。摄影师问两位老人为什么他们买了台历而不是挂历。老人回答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他们记不起日历上的日期。台历很好,字也看得很清楚。还有阴历和节气。最重要的是每天撕一片,这样他们就能记住那些日子,不会把它们混在一起。

DSC_6204-2.jpg

柴叔叔说台历要5元,黄历要1元。我挣不了多少钱。我赚了毛毛所有的钱,主要是因为我儿子太老了,不能种田。他不喜欢打麻将,去市场卖黄历。我是否挣钱并不重要。我是个大忙人,集市上的人总是赞美美丽。

未标题-1.jpg

柴先生主要销售老黄历、台历、雪花膏、松紧带、小梳子、针线、缝纫机油以及老鼠药,这些都是低价值、低利润的日用品。柴说:“别看这些东西,都可以卖200元。”

DSC_6208-2.jpg

坐在柴先生旁边的是他的老伴陈,今年74岁。陈太太说那位老人是电动自行车上的第一个货物。我骑自行车后到达。我主要是来陪老人的。当人少的时候,我会帮他看摊位,让他去市场看热闹。

DSC_6210-2.jpg

陈太太说,我们有一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女人结婚了,儿子50岁了,我们和娃子住在一起,娃子负担很重,我们怕给他添麻烦,分开吃,娃子什么也不说,娃子很孝顺,媳妇对我们俩都好。陈太太说我的孩子很累,负担很重。他有两个年轻人,都是大学生。供应它们并不容易。较小的那个还在上大学。年长的那个今年刚刚结婚。在武汉买房要花200万元,结婚要花5万到60万元。现在很难找到媳妇。我找不到一个有几十万嫁妆的媳妇。我在孙子兴家的媳妇是我自由之下的媳妇。我想我的孩子累了,这是折磨我的地方。

DSC_6211-2.jpg

现在没什么人了。陈大娘叫柴大伯数数。她今天卖了多少?大爷用痰盂蘸着一个一个数着。那人很严肃,让大娘看见了。大爷告诉她新年快到了。今天市场很拥挤,卖得很快。它是80美元。

DSC_6214-2.jpg

柴先生的影迷对他的眼镜很感兴趣,所以他们特意戴上眼镜让我们看。柴先生说这是一面防风镜。当人们变老的时候,他们害怕风,并且在风吹的时候哭泣。戴这个防风镜没关系。你看,张先生戴它很酷吗?

DSC_6215-2.jpg

一个骑着三轮车的大男人经过常柴先生的摊位,停下来迎接他。看起来他是个老熟人了。

DSC_6216-2.jpg

柴叔叔热情地邀请哥哥坐下来说实话。哥哥姓张,77岁,与柴大伯相识。当摄影师问张的年龄时,柴叔叔只知道他老朋友的年龄。他笑着说:“我一直以为你是哥哥,所以我是哥哥。”张叔叔说:“我是一个街头流浪儿,我家离得很近,我喜欢在市场里逛逛。”。我哥哥和我在交易会上已经认识好几年了。每次我们在交易会上见面,我们都要聊一会儿。老人无事可做。我们可以和很多人聊天,我们还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哈哈哈。”

DSC_6219-2.jpg

陈阿姨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我骑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