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了两万元“美容贷” 女孩深陷炼狱生活!


原始标题:可怕!借了两万元的“美容贷款”,这个女孩被困在炼狱里了!被非法拘留,被迫卖淫.

“美容贷款”和“美容贷款”使用无担保、无担保和快速贷款作为诱饵来吸引年轻女性贷款。这些“例行贷款”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新型犯罪。因为他们经常伴随着黑恶势力并使用暴力或“软暴力”手段,他们不同于普通的民间借贷或高利贷,是黑恶势力犯下的一种新型犯罪。膨胀的贷款合同和不合理、苛刻的贷款条件使贷款人难以偿还贷款,最终陷入炼狱的噩梦。

1

贷款20,000,突然变成100,000!

未成年女孩遭遇恶魔威胁

可怕!借了两万元的“美容贷款”,这个女孩被困在炼狱里了!非法拘留和强迫卖淫.

李晓英(化名)出生于2002年,尚未成年。然而,两年前他不小心掉进了“美容贷款”的陷阱,从此他一直处于恐惧和痛苦之中。2017年9月,在各种塑料和美容广告的影响下,只有15岁的李晓英被感动了。然而,高昂的整形手术费用让她望而却步。此时,任何一个专门贷款的人都把目标对准了小英,建议她不仅可以办理无担保和无担保贷款,还可以介绍自己的作品。这立刻打消了小英还款的顾虑。她从任何一个地方借了2万元,在一家整形医院割下了她的双眼皮,并同意在6个月内还清贷款。日利率是200元,相当于年利率的360%,这完全是高利贷。

△李晓英(化名),美容贷款的受害者。

2018年1月,任看到无法按时还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贷款交给了。所谓“释放”意味着吴某将把李晓英的剩余债务一次归还给任何一方,吴某将“接受”李晓英的债权。这种“平仓”将李晓英的债务从2万元人民币变成了2.8万元人民币。吴某看着小英无力偿还。为了赚钱还债,他强奸了小英,并通过虐待、打骂等手段强迫小英卖淫。直到那时,李晓英才意识到所谓的贷款期间的介绍工作是强迫卖淫。但为时已晚。小英完全被吴某一伙控制了。尽管她多次试图逃跑,但都失败了。吴某团伙长期殴打小莹,非法拘留她,甚至强迫她拍裸照,以达到长期控制的目的。

美容贷款受害者李晓英(化名):从我拍完这张裸照的那一刻起,我可以说我已经在他的手心里了。因为我不听他的,他会随时把裸照发给我的亲戚朋友。

2018年夏天,小莹再次“松绑”周慕飞,小莹的债务从2.8万英镑飙升至4.5万英镑。从那以后,到2019年3月,小营又两次“松绑”,债务越多,最终的数字是13万到4万左右。

△李晓英借据(化名)

这些贷款的金额都是由常规贷款组随机计算的,小英根本无法质疑。这时,小英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犯罪团伙甚至用威胁、非法拘禁等手段强迫小英出国卖淫。

2

1890“常规贷款”团伙破坏

他们不是为了利息,只是为了控制受害者!

可怕!借了两万元的“美容贷款”,这个女孩被困在炼狱里了!非法拘留和强迫卖淫.

一组贷款辛迪加,强迫贷款妇女卖淫并通过层层陷阱还债,很快引起了长沙警方的注意。2018年夏,长沙警方在一次扫黄打非专项行动中,抓获了几名被“常规贷款”强迫卖淫的女孩,为“常规贷款”团伙犯罪提供了重要线索。

△“常规贷款”组收债记录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当女性借款人的债务较高时,常规贷款组会采用各种收债方式,如收画、收角、网上悬赏等。

△与传统的高利贷诈骗不同,常规贷款集团的最终目的不是赚取利息,而是控制受害者,使他们成为赚钱的工具,甚至拉受害者

2016年,当时还不到法定年龄的萧飞偶然遇到了放高利贷的周某。周一整天都在微信朋友圈里宣传一项名为“嘉利贷款”的私人贷款。不久,急需用钱的小菲找到周借钱。借5000元,一个月还元。

△犯罪嫌疑人马穆飞(化名)

虽然利率高得离谱,但小飞因为缺钱只能咬牙接受。一个月后,她退回了5000元,但被告知她还会退回1万元。

根据借款人周某的逻辑,如果无法一次性筹到元还清贷款,每延迟一天,利息就会增加。然而,菲利普斯的收入并不稳定,因此很难按时偿还债务,利率将越来越高。2017年4月,当小飞无力偿还时,周某将她“解开”给了另一位私人贷款作家。温的提议是赤裸裸的贷款。菲利普斯在给钱之前必须给菲利普斯拍一张裸照。菲利普斯不情愿地同意了裸贷款。

△犯罪嫌疑人马穆飞(化名)

2017年4月,肖飞向文借款1万元,清偿了周某的债务。至此,她已将6万元人民币返还给周。温某成为菲利普斯的新债权人,菲利普斯的债务达到4.2万英镑。为了讨债,文曾经强迫不会游泳的萧飞,晚上去湘江。

后来,一伙人强迫她卖淫,甚至卖了她的鸡蛋来还债。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在温的团伙不断洗脑的情况下,肖飞于2018年12月加入了温的团伙,照顾被该团伙控制的女孩,并每天向温报告。受害者成为犯罪团伙的成员。

△女性受害者被迫去湘江信息台

警方经调查发现,“常规贷款”集团已经形成了一个“黑色产业链”,具有公司化、市场化、组织严密、分工明确、隐蔽“常规”手段、讨债暴力、涉案金额巨大等特点。以前,对“例行贷款”这一新的犯罪形式没有严格的法律定义,也没有相应的规定。因此,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例行贷款”案例。警方经常处理经济和债务纠纷,这使得很难对“常规贷款”定罪。

2019年2月26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常规贷款”是一种新型黑恶犯罪。从事非法讨债、高利贷和“日常借贷”的黑恶势力被列为公安机关专项打击犯罪的重点。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依法打击“日常贷款”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依据。

△《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2019年3月28日凌晨,在公安部和湖南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在云南和广东公安机关的支持下,长沙警方集结了多个公安部门和700多名警察。与此同时,在长沙、湖南、昆明、广州和中缅边境共16个战区开展了统一的网络收集行动。到目前为止,公安机关共查处了1890起“常规贷款”团伙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查获涉案资产161.76亿元。我们已经消灭了一些帮助犯罪的技术服务提供商、数据支持服务提供商和支付服务提供商,从而打击了“例行贷款”犯罪的规模和生态。

△一系列涉及黑恶势力的“常规贷款”案件成功侦破

半小时观察:

“常规贷款”实质上是黑恶势力是犯罪的主体,以私人贷款的名义非法占有和控制受害者。残酷的现实给了我们33,354英镑的警钟,要求我们停止“常规放贷”。我们必须事后出击,提前防范。为了打击常规贷款,我们必须标本兼治。一方面,我们必须加大打击常规贷款的力度。另一方面,要大力推进普惠金融服务,为群众提供可靠便捷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