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代,对宗室成员犯罪的处罚,和普通平民有何不同?


清朝入关后,在大环境变化的影响下,清朝统治者在总结历史上封建王朝皇室立法成就的基础上,开始逐渐接受中原汉族文化,逐渐摆脱其野蛮的弊端。经过三代清朝皇帝在康雍的有效统治,清中叶成为清朝最繁荣的时期,也是清朝法律史上最重要的一环。

这一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其他方面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法律作为一种政治产物,随着坚实的经济基础,在清中叶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随着封建中央集权的加强,清中叶的立法充分体现了其浓厚的封建特色。

1。“议亲”的特殊处置方式:清朝入关前,宗室成员犯罪。皇帝经常减轻他的刑法,但是当人民犯罪时,他们仍然没有什么不同。在审理宗室成员的案件时,司法程序与普通人基本相同。这种情况在清朝入关后逐渐改变。

顺治九年(1652年),李恪在这件事上建议刘玉墨,宗室成员如果犯罪,应该采取八次会议中“议亲”的原则。刘玉-莫稀疏地说,“李周有八次讨论,第一次是讨论亲戚。看到宗室有罪和看到人民一样。我说过法律不应该宽大,但是身体不应该被羞辱。从现在起,除了那些犯了严重罪行的人,请通过法令作出决定,并考虑到案件的严重性。我们将永远去除条纹和锁,以显示家庭的仁慈。”

为了显示宗室的高贵地位,在处理宗室犯罪时,应该采用八点讨论中的“讨论宗室”,以显示皇帝的威严。

因此,当清朝进入海关时,它经常采取特别措施来处理宗室嘉人所犯的罪行。所谓特殊待遇在顺治和康熙时期最为突出。根据规定,如果王子、郡或国王以下的皇室成员犯罪,他或她要么带走他或她的下属,要么处以罚款。然而,鞭打不会受到惩罚。如果所犯罪行不是叛国罪等重罪,将不会判处死刑,惩罚部门也不能判处监禁。

有许多类似的规定。“八项主张”虽然没有明确的提法,但已经有了“议亲”的实质。

清朝入关后,废除一切,安抚宗族也是清朝皇帝的首要任务。在这方面,清朝皇帝对觉罗家族犯下的罪行给予特殊处理,减轻或免除他们的惩罚。

例如,在甘龙四十六年(1781年),宗室成员易冲将军把他雇佣的工人打死了。在与刑事事务部审理此案后,宗室政府决定实施为期70天的禁令,并释放他们出狱。甘龙也认为处罚过轻。人们还认为,尽管惩罚是基于要求犯罪的通常做法,但一个人的生命危在旦夕,殴打一名雇员致死不足以补偿犯罪。然而,根据法律,惩罚是监禁,减少到十天的禁令,这是太轻的惩罚。然后,甘龙下令将刑罚改为一年监禁,服刑期满后释放,并下令检查他的头衔是功勋章还是恩典章。如果它是一个有价值的印章,它将由关闭的分支继承。如果它真的是一个仁慈的封印,它将停止攻击等级。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清中叶对宗室成员犯罪的惩罚非常轻。

2。规范宗室成员的法律也应该不时出现。清太祖、唐太宗时期的宗法制已初具规模,内容不成熟、有限。对皇族的惩罚通常是基于犯罪法。清朝中期进入了繁荣阶段。各种法律和

在清朝入关之前,王公起在宗室中的政治军事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这一时期的法律规范大多是为皇子、贝勒或贝子等宗室主要成员设置的。然而,在其他宗室成员犯下诸如流亡、富锦和葛等罪行后,他们大多处于无法无天的状态,法律规范也不完善。

命运的十年(1625),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几名官员因玩忽职守被判银刑。经过考虑,太子免除了他们的处罚。

从上面可以看出,没有专门的法律来规范宗室普通成员的行为。如果遇到罪犯,案件通常会临时讨论,所以有时类似案件的处罚会有不同的结果。清朝中叶,随着各种法律制度的逐步引入,宗室法律制度能够涵盖宗室的所有成员,而不仅仅是规范宗室的主要成员。《大清律例》、《大清会典》等法律的颁布,明确规定了对宗室非主要成员的刑事处罚。

甘龙皇帝曾下令,如果埃西犯了罪,因自己的不当行为而被解雇,他不仅应该撤销埃奇的军衔,还应该撤销自己的军衔,并回避他的薪水。如果埃尔基在任期内被降级,他的等级也将被降级,格也将和埃尔基的等级一起被降级。如果遇到最低的等级,没有办法降级,他将被降级。反之亦然。如果葛戈因犯罪被降职,鄂迟也将被降职,但鄂迟的官职仍然可以保留。这样的法律规范一个接一个地制定出来,弥补了清代宗室在非主体成员方面法律规范的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