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校长多篇论文被曝造假 本人凌晨回应外国学者


原标题:我早上回复的!南开大学校长伪造许多论文吗?

今天清晨,中国免疫学家曹雪涛院士在同行评议网站“pubpeer”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以回应学者伊丽莎白比克对其部分论文的质疑。

据《中国青年报》客户报道,自11月14日起,伊丽莎白在网站上指出,许多以曹雪涛为通讯作者的报纸可能存在虚假图片问题。

曹雪涛现任南开大学校长,着名免疫学家。这件事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这些论文涉及曹雪涛和他在第二军医大学国家医学免疫学重点实验室和免疫学研究所的同事所做的一些研究工作。作为回应,他首先感谢了质疑者。“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注,感谢您为保护科学记录的准确性和科学完整性所做的贡献,这些对我来说一直都是最重要的。”

曹雪涛说,在接到询问后,他将此事列为“最高优先事项”,并立即采取措施进行调查,仔细检查手稿、原始数据和实验室记录。如果在调查中发现任何影响出版记录最高准确性的风险,他们将立即与相关期刊的编辑部合作。

对此,曹雪涛还表示,对这些研究的分析仍在进行中。基于迄今为止的分析以及从同事和同事那里收到的补充反馈,他希望补充一点:“我仍然对这些论文中得出的科学结论的有效性、可靠性和可重复性充满信心。”

曹雪涛说,无论如何,监督和实验室领导的错误是没有借口的。“你提出的问题再次提醒我,作为导师、主管和实验室领导,我的角色和职责有多重要,我可能有哪些缺点。因此,我为我现在和以前的学生、员工和同事、同事和学术界感到非常沉重和非常抱歉。对于由此造成的任何疏忽和不便,我深表歉意。”

他还说这对他自己来说是一个宝贵的学习机会,敦促他不仅要在促进科学发展方面做得更好,还要在保持科学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方面做得更好。

曹雪涛回答如下:

亲爱的比克博士,

我写这封信是为了回应你最近发布的关于在第二军医大学国家医学免疫技术重点实验室和免疫学研究所进行的上述研究的询问,我是相应的作者。

我感谢你对我们工作的兴趣,以及你对保护科学记录的准确性和研究追求的完整性的承诺。它们对我来说也一直是最重要的。在接到您的询问通知后,我已经将它们列为我们的首要任务,并立即采取措施调查您向团队和合作者提出的问题,并仔细重新检查我们的手稿、原始数据和实验室记录。如果我们的调查显示任何风险会对已发表记录的最高准确性造成影响,我们将立即与相关期刊编辑部合作。

基于我们到目前为止的分析(仍在进行中)以及我们从同事和同行那里收到的额外反馈,我想补充一点,我对这些出版物中科学结论的有效性和强度以及我们工作的可重复性仍然充满信心。然而,监管或实验室领导方面的任何失误都没有任何借口,你提出的问题再次提醒我,作为导师、主管和实验室领导,我的角色和责任有多重要;以及我可能有多失败.因此,我对我现在和以前的学生、我的员工和同事、我的同龄人以及更大的群体感到非常沉重和非常抱歉。对于我的任何疏忽和可能造成的任何不便,我深表歉意。我将利用这一宝贵的学习机会,不仅在推进科学方面做得更好,而且在维护科学的准确性和完整性方面也做得更好。

你真诚的。

曹雪涛

先前评论

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暴露于虚假论文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17日的报道,截至文章发表之时,包括曹雪涛在内的40多篇带有异常图片和作者身份的论文可以在PubPeer上找到。PubPeer是一个外国学术交流的在线平台,最初揭露了曹雪涛论文的造假。

在这些以曹雪涛为作者或通讯员的论文中,这两个实验的图像完全一致。在一个实验地图中,局部点地图被“复制和粘贴”几次。在这两个实验图中,有些是相同的,有些被怀疑是ps操作,如添加和删除。

《中国新闻周刊》发现了40多篇论文中的35篇,其中29篇是曹雪涛作为记者或联合记者写的。在这40多篇文章中,有4篇已被更正;2008年《生物化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被撤回;《华尔街日报》2018年的影响系数为4.106。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与免疫学系的伊丽莎白比克博士揭示了曹雪涛论文的异常图像。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2016年以来,她已经辞去了工作,去调查各种异常图像和可能的学术不端行为。

Elisabeth Bik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早在2014年,她就意外地发现了曹雪涛作为通讯作者的三篇论文的可疑之处。这三篇论文中,两篇分别于2004年和2007年在美国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学会主办的《生物化学杂志》上发表,另一篇于2005年在美国癌症研究协会主办的《临床癌症研究》上发表。这三篇文章都有上述相似的图像问题。

其中《临床癌症研究》发表的文章在2015年被更正。勘误表称:通过流式细胞术和蛋白质印迹(获得分析细胞或组织中特定蛋白质表达信息的手段)获得的实验图像中的1A、3B-E、4、5A和5E是不正确的。作者提供了一个新版本。这些变化并不影响本文的解释或结论。作者对此错误表示遗憾。对此,伊丽莎白比克说,“《临床癌症研究》是一份影响系数很高的杂志(2017年影响系数为10.2)。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撤回手稿。”

目前,该论文作者曹雪涛的40多篇文章在PubPeer上受到质疑。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解释说,在某些条件下,在实验中有可能出现多次图像“重复”。例如,western blot方法使用相同的实验对照条件和样品,并且使用相同的组织切片,图像将显示相似性,但是这种相似性应该出现在它出现的地方。就流式细胞仪而言,即使使用相同的样本,细胞的最终位置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它通常只位于同一象限,一般位置很近,但每次都不会相同”。

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发现,在过去20年里,40多种国际期刊上的研究报告中,有3.8%有782幅图像存在问题,这些报告于2014年发布,2016年发布。其中,主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故意的,她推断的比例大约是一半,另一半是“诚实或无意的错误”。伊丽莎白比克(Elisabeth Bik)引用了曹雪涛2018年在《细胞与分子免疫学》发表的一篇论文为例,称两幅流式细胞仪实验图像完全一致,每幅图像的百分比也是一致的,这有“诚实错误”的可能,同一张图表可能插入两次。

在采访中,伊丽莎白比克多次强调,她只标出可能有问题的图片和论文。这种形象是否构成学术不端取决于期刊的判断,期刊只能通过初步审查来结束这种现象。她还说,复制和粘贴图像和PS只是她能观察到的科学欺骗方法之一,只是冰山一角。

来源:《中国青年报》微信(身份证号:ZQBCyol整理:张立有)是由《中国青年报》客户(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张果)和《中国新闻周刊》(身份证号:中国新闻周刊作者:杜威)整合而成

青青青视频在线观看视频v_青青青视频在线观看绿色华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