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子岛董事:卖海瘦身很像精心设计 董事会成了摆设


独家对话:张子岛导演:“卖海减肥”非常像精心设计。董事会成了“摆设”

来源:国家商报

记者李诗琪

2020年初,上市公司张子岛(,深圳)推出了新一轮的减肥计划,宣布出售位于广禄岛的四个海域的租赁权和相应的海底库存。作为回应,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两封关切信相继到达,询问交易的合理性和交易对手的详细情况。

事实上,除了交易所的关注外,在董事会会议上也有人对张子岛的资产转让提出质疑。代表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北京吉荣童渊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道一号证券投资基金”董事罗伟新投了反对票。自2018年以来,罗伟新对张子岛法案提出了多次反对或弃权。

近日,记者《每日经济新闻》独家采访了张子岛总监罗伟新。他认为,在决定出售海域使用权之前,他只是提前一两天了解到相关信息,公司没有提供相关的资产评估证明和交易的充分理由。

据张子岛的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出售广禄岛相关资产的决定早在张子岛就已经做出,就连买家的人员也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交接了。然而,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罗伟新只比公众提前了几天就知道了,这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对张自道公司治理的质疑。

"公司的治理结构中有许多松散和不规则的方面。外界很难知道该公司在交易过程中是否将资金收入囊中并转移了利益。因此,它的销售决策很可能是有问题的,”罗伟新说。“张子岛出售资产是公司行为还是个人行为?管理层接受上市公司提供的工资,但这取决于它。董事会和监事会都成了装饰品。”

回应董事们“敷衍”的意见,交易就像“精心设计”

记者:1月3日晚,张自道发出通知,称董事会决议的转让地点在?海贤县广禄岛四个海域使用的租赁物和海底存货的总成交价超过1亿元。针对上述提议,您在会上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尚未收到关于此次交易对公司未来运营影响的官方报告”以及“您对此次交易的必要性有疑问”。你能进一步阐述你对这次反对票背后的疑虑和考虑吗?

罗伟新:作为张子岛的导演之一,我绝对需要更公平、公正、科学的依据,而不是主观臆测。如果公司想出售其资产,它必须告诉我它如何评估标准资产的价值,以及交易对公司未来运营的影响和基础。但是,在董事会开会之前,我没有收到这方面更详细的信息,所以我没有批准这项法案。

记者:你对张子岛的提议有什么异议?张子岛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对此也作出了回应,称“交易的目的及其对公司的影响在董事会的会议材料中有所解释,并提供给所有董事会成员。公司已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履行了相应的资产出售审查程序和披露义务。”你如何评价这个回答?

罗伟新:我对此的回应只有两个字:“敷衍”。张子岛是一家上市公司,出售的资产价格高达1亿元。作为上市公司的董事和最高决策层的成员,我以前对此并不了解。公司只说董事会最终会进行讨论,并且只在一两天前向董事会披露信息。

另一方面,公司披露的信息不完整,仅提及拟出售的资产,不包括出售标的的评估报告;也不包括出售资产的需要。出售资产的目的是什么?对.有什么好处

罗伟新:因为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我无法评估这份报告和公司的反应在短期内是否成立。然而,有一点。张子岛此时出售资产,买方是一系列新的“惊喜”公司(注:交易对手均成立于2019年12月23日之后,实收注册资本均为0元,交易首付款由各公司关联方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外界的疑虑与我自己的一致,也就是说,这笔交易很像是“精心设计的”。

张子岛想做生意,但买方公司是新成立的。对于如此大的资金调动,公司必须预留至少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时间供董事会的决策者研究。但事实是,我们的导演以前不知道。董事会开会前不久,我们接到了出售的通知。最后,有人问我是否同意。感觉是,不管你同意与否,公司无论如何都会这么做。

公司治理只能“给出不好的评价”。董事会成了一种装饰。

记者:你如何评价张子岛的决策过程和公司治理能力?

罗伟新:我认为张子岛整个公司的治理结构有很多松散和不规范的方面。至少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其管理层和董事会之间存在脱节。经理有经营的权利,但是他还没有和董事们就他想做什么达成一致意见,许多事情还没有清楚地说明。

除了公司披露的不明确信息外,公司决策背后的材料没有与董事充分沟通或充分展示,尤其是公司的重大决策和重大管理理念。因此,我认为张子岛的公司治理非常差,我只能给它一个“差的评价”。

在张子岛海域使用权转让之前,我几乎不知道。那么,出售资产是公司行为还是个人行为呢?如果这是公司的行为,那么张子岛必须与董事会的董事充分沟通,并形成决策的基础。否则,外界很难知道该公司出售与否的决定是否丰富了自己并转移了利益,而且它出售的决定很可能也是有问题的。

管理层拿走了上市公司提供的薪水,做了他们想做的事。董事会和监事会都成立了。

记者:你所说的“个人行为”有明确的方向吗?

罗伟新:我不是指某个人,我应该说是一些商业组织。谁是经营者,我想公司会通过自我检查知道谁做了决定。

记者:公司内部有人质疑张子岛的资产出售。广禄分公司及其相关海域和存货是盈利能力相对稳定的资产。广禄支行也被怀疑“低价出售”,其库存和资产可能被低估。你如何评价这个观点?

罗伟新:我之前让张子岛董秘办公室回复我,这次出售的海域使用权是“核心养殖区”,还是公司公告中提到的“核心资产”。对此,该公司通过电话与我沟通,称广禄分公司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确实是该公司较高质量的资产,出售的原因是撤回资金,以后再购买产品。也就是说,罗岛出售了它的这部分资产来筹集它们?保险将被转移,轻资产将被操作。

那么我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想用轻资产运营,为什么不与其他一些“沉重包袱”的所有者打交道呢?在最近的董事会会议、年度会议和张子岛半年总结中,我提出了剥离一些“不必要”资产的建议。当公司急于撤出资本时,为什么不出售黑龙江鲟鱼(云南的黑龙江鲟鱼)?集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不赚钱,张子岛继续借钱给它,它不上;该公司的冷库(大连张子岛中央冷库物流有限公司)也是一项无利可图的资产。这些罗伊岛都不会被处理。对此,公司尚未给我正式答复。

作为张子岛的外部股东,我们不知道这次出售资产的真实情况。所以我担心的是,如果出售或保留它,会对公司的未来产生多大的影响?Th

罗伟新:我认为可以用“天灾人祸”来理解。客观地说,因为我不完全了解公司的整体资产状况,但我确实相信有“自然灾害”的因素。对于水产养殖业来说,自然灾害并不少见,张子岛的海域也是不可预测的。因此,我们应该尊重科学和权威机构的测试结果。

然而,要明确判断整件事是否应归咎于“自然灾害”是不可能的。可以肯定的是,张子岛的管理绝对不到位。但是什么是自然灾害呢?什么是人力管理因素?这些东?我不敢说,还得看罗岛能否经得起调查。

-